打開電腦,有點閃神。

晚上,聽著音樂,落地燈微弱的黃光跟桌上的檯燈。

好想要好好享受這樣的夜晚,

但心裡卻懸著論文,一點也無法放鬆。

 

終於可以理解,寫論文寫到後來,

真的好累、好想喘口氣。

我還是很愛我的研究內容,

對於易經也還是很有熱忱跟興趣,

只是一樣的句子,反覆出現,

然後明知道文章寫的不夠好,

但卻又找不到頭緒,只能反覆改了又改、然後改了又改。

yopal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