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與虛幻-漫談寶可夢遊戲現象Pokemon Go

 

自從台灣地區開放寶可夢之後,真的是全台陷入瘋狂狀況。第一天我的臉書完全被寶可夢洗版,好像有95%朋友都開始抓寶,在臉書上的朋友大概分成兩派,有那種每天都po而且為了抓寶兩天走了超過40公里孵蛋的,未來立志成為職業訓練師。但也有朋友很反感,甚至直接寫說如果有人po文關於寶可夢的就要立刻刪除好友之類的。看了之後,其實也還滿有感觸的,剛好趁著現在有點空檔來紀錄一下自己的想法吧…

 

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已經是現在很普遍的狀況,手機已經從以前打電話發簡訊,進步到不管是查地圖、收發信件、拍照、修圖、上傳照片到社群網站,跟朋友聯繫或是玩遊戲,通通都少不了他。先且不論這遊戲的好壞,不能否認的他是一款超成功的遊戲!我自己的手機遊戲其實不多,一來沒時間玩遊戲,二來也是有點懶惰,但是這寶可夢還是忍不住下載來跟風一下。不得不說,接觸了這遊戲後,完全承認顛覆整個電玩遊戲世界。以前都是在虛擬世界的遊戲,現在寶可夢進展到擴增實境的玩法,是活生生的搬到我們生活的地區,每一個街角、巷弄、地標,都是遊戲裡面的補給戰或是道館。而且還必須要那附近才可以旋轉補給寶貝蛋或是進入道館訓練寶貝,這就讓很多宅宅現在不得不出門才能達到遊戲世界的設定,才能補給抓怪物的寶貝蛋!這種擴增實境(AR)的遊戲鼓勵玩家走向位在社區內熱門地標的寶物站點,這樣的特色比一般的電玩遊戲更能促進彼此互動,也讓我好多個朋友說有股想走路上班的衝動。(我們都已經是即將邁入的中年了,真的是從未如此瘋狂過的阿!)

這個設計,我想真的是很能誘發大家離開電腦前面,到戶外走走的構想。可以想像嗎?大太陽下的37度,以前夏天誰願意離開冷氣房?但我跟姊妹淘們吃完鼎王,坐在桌邊的時候,大家竟然會有種想要離開冷氣房然後到街上去走走的衝動!雖然我們最後還是找了間咖啡館坐下,但能讓我們這群防曬+陽傘不離身的熟女同時願意離開冷氣房,威力也實在太強啦!看到國外新聞報導,自閉症兒童竟然願意為了遊戲踏出家門!

According to Dr. Peter Faustino, a school psychologist in New York who doesn't work with Ian or Ralphie, it's the common interest that's helped spark changes in children with autism or Asperger's.

Faustino describes how he guides children with Asperger's or autism to adapt a "social hook," which he defines as "something that will sort of share an experience or a connection." Normally, he advises them to take an interest in sports or pop music. However, Pokemon's popularity proves to be an exception.

 

   這段話是由紐約心理學者法斯提諾(Peter Faustino)說的,大意就是能促發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孩童改變的主因為「社會掛鈎」(social hook)的「共同興趣」。Peter Faustino指出,社會掛鈎是一種共享的經驗或連結,例如鼓勵患者培養對運動和音樂的興趣等,而寶可夢的熱潮卻意外成為另類的社會掛鈎。他說:「寶可夢讓神奇寶貝變得主流,進而翻轉這種社會掛鈎,讓一些孩童覺得刺激好玩,更激發他們外出、與外界互動的機會。」

自閉而的母親表示,他們在這一週表現出來的新互動是無價的,這些正面改變令她欣慰。她說:「他看起來更快樂、更有自信,會握緊拳頭大喊『耶!』。他還能和人們擊掌,喊著『我做到了!』我和他父親都對他在短短一周間,所展現的改變感到格外驕傲。」誰能想像,一款手機遊戲可以讓這些自閉症孩童在短時間內有這麼大的變化。這遊戲完全顛覆了大家習慣的生活,從沒見過晚上公園的人潮這麼多~

你看過大安森林公園那張照片,完全就是七月奇景。(後來經過媒體確認,這應該是來自香港某公園的照片而不是大安森林公園)但是畫面一樣讓人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從沒想過已經有旅行團推出抓寶專車,每天晚上載你到各大公園景點去抓寶,或是有人會包計程車然後到處抓寶或是踢道館,不管是行動電源或智慧型手機的銷售率、甚至攤販在公園邊開始設點,這些都是新興的商機。

 

不只這些週邊相關的商機,寶可夢公司在日本地區開放遊戲之後,

短短的一個月就創造了驚人的經濟利益,

而且經過兩個禮拜還能持續成長!雖然遊戲本身會有個蜜月期的熱潮,

但這創造出來的經濟效益,真的讓整個寶可夢公司噱翻了吧~


這威力這麼強的遊戲,吸引了大家完全的注意力,但這離開家門之後的真實世界,完全就是赤裸裸的世界。
其實在遊戲每次要進入畫面的時候,也都會有提醒的警示語。

車水馬龍的馬路完全就是速度生死的關頭,但大家離開家門之後,所有的專注力還是集中在手上的小螢幕,這就可能會出現很多很多問題了。看到有人用「移動的屍體」來形容,也算是有點貼切了,這集體出現的人群眼睛通通盯著螢幕然後筆直的往某個方向聚集,難怪說是「喪屍團」。木柵動物園貼出來的告示很可愛,但也很真實。「欄舍中有寶可夢更有真實的野生動物,不想被保育員收服,請不要跨越欄舍」,太沉迷的人,就連開車騎車也不想放棄這捕抓小精靈的機會,所以趁著停紅燈的時間、代轉的時間忍不住就把手機拿出來,但這注意力移動到手機上,又好像進入了完全不同的時空,你把身體留在現實世界的馬路如虎口,但卻把靈魂跟精神進入小螢幕的虛幻世界,完全就無法在變綠燈的時候立刻回神。雖然三不五時也是有警示語,要你多留意周圍狀況,但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真的把這些話看進心裡面。

 

騎車開車的人想看看小精靈寶可夢在哪裡?走路的人更是因為速度慢或可以自己控制站在路邊而肆無忌憚。開車的人在看小精靈、走路的人在看小精靈,這沒有擦出火花也算是奇怪的了,只是真實世界的生命只有一次,身體只有一個,不能像電玩裡面,少血了補血,死了用復活道具再生。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一款遊戲的推出,本身並沒有所謂的好壞,這款遊戲其時也沒有鼓勵大家一邊開車一邊玩,而且每次開機也都會有特別警告,這兩天當你速度太過快,還會出現這樣的畫面,確定你是乘客才能讓你繼續完下去。

 

 

個人認為,這是3c產業進步造就的時代演進,遊戲本身的吸引力強,讓大家都喜歡,這是他的魅力。但是在玩遊戲的「人」要怎麼控制自己,這才是真正的學問。如果是還沒有控制力的孩子,我認真覺得應該要由父母親給予適當限制,不然半夜趁著爸爸媽媽睡覺偷跑出門抓寶,這就太危險了。如果孩子過度沉迷於這個遊戲,這也會衍伸很多後續的問題,看著越來越多的社會新聞事件,國外也發生有不肖歹徒放了誘捕器誘捕小精靈,但事實上也誘捕了很多拿著手機卻完全沒有任何防備心的肥羊進入這區域,趁機洗劫的案件不斷發生。我們不能說刀子會讓人受傷,可以拿刀殺人,這「刀」就是一個不好的發明。寶可夢遊戲也是,誰都無法否認遊戲的構想就是一個很大的創舉,給我們習慣的世界帶來很顛覆的改變,但這樣的遊戲到底是好?是不好?我想要怎麼運用這樣的工具或這樣的技術,才是真正重要的核心。科學越來越進步,發明了各項武器,甚至是毀滅性的核武,但要怎麼使用?該往那個方向運用這樣的工具這樣的技術,才是我們要關心的。能夠掌握方向的核心,才是我想要討論的重點。

我認為如果你沒有足夠的克制力,可能就要小心陷入這「執著」抓寶可夢精靈的狀態,像我自己下載之後,真的會忍不住的很想去升級、很想去巷口的補給戰轉圈圈,很想逼老公開車載我出去道館鍛鍊鍛鍊。還好家裡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因為雙胞胎女兒比寶可夢精靈對我來講更重要更可愛,在女兒面前不能玩手機是我跟老公的共識,所以在家裡我就是完全把手機放包包裡面或是櫃子上,所以下載了,能夠有機會參與這樣的風潮,但也能夠控制自己的心不要被奴役了。

 

 

日前看到臉書好友傳了一張波蘭畫家的「控制」這幅畫,神奇寶貝皮卡丘坐在一個人的脖子上,而這個人完全就是專注的低頭看手機。

整個色調偏向灰暗的圖畫中,這隻鮮豔黃色的皮卡丘就這樣坐在脖子上。

 

這個畫面讓我有很大的震撼,但我更認為,皮卡丘可以換成任控制我們心靈的「東西」,例如:金錢、物欲、飲酒。不只是皮卡丘控制了我們,只要太過執著而忘了自己,這脖子上的皮卡丘就會幻化成各種控制我們方向的怪獸,但這是因為我們自己沒有足夠堅定的信念,所以才讓自己這麼容易被這些外在雜念奴役。在中國的宋明理學家,曾經提到「動心起念」,念一旦起了,成為「念頭」的瞬間,你能不能知覺這念頭的方向?能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能不能把所有的過於執著的念頭在那一瞬間放下?

    拉拉雜雜的寫了這麼多,明明還有很多文章還在趕稿,明明很多事情還沒有完成,但這些在心裡面轉來轉去的想法,似乎寫下來才會更明確更清楚,也提醒自己未來的人生要看清楚方向。這款遊戲的發明我想也可能會造就很多商機,也許以後有職業訓練師也說不定,能讓所有年齡層大家一起共同瘋狂某件事情,六十歲的爺爺、三十五歲的媽媽和十歲的孩子能有共享的經驗或連結,而且是周圍所有人最熱門討論的話題,這聽起來真得很不可思議但卻就是那麼真實呈現在我們周圍的路上。這樣透過擴增實境在真實世界真實街景的遊戲問世後,會不會有其他同樣的擴增實境遊戲很快的就來了?讓你在現實場景中執行某項任務?今天已經看到有朋友分享擴增實境的射擊遊戲。把手機加裝某個特殊工具,就可以當成射擊瞄準槍,這樣可以邀請下載的好朋友一起組隊,然後再現實世界的場景中玩起槍戰遊戲。光是想像就有點嚇人,如果還延伸到以後現實實境中抓僵屍甚至殺人的遊戲呢?我們常說,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政府部門也開始透過相關的法律規範保障社會不至於太過失序。但不只是開車交通問題,校園?教室?特定的區域?如果大家聚集在公園我倒覺得還算是個好地方。

這些零零總總的想法,只是最近的一些心情紀錄,

也許有值得我們深省跟警惕的,

也許讓一部分的自己的心靈有更高的層次,

也許讓一部分的自己放空,

或也許讓一部分的自己投身公益活動,

我想都能獲得不同的滿足跟成就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¾ のELSA。菲常好攝

yopal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