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日 書架前的凳子

親愛的寶寶:


整理書理到一本《華氏451度》,是小說,說那個世界裡,

擁有書是違法的,家裡有書一律燒掉。

結果捨不得書的人,就紛紛沿著廢棄的鐵軌逃亡,

大家聚在一起,漸漸形成一群懷抱秘密的人。

他們彼此約定,每個人負責一字不漏地完全記住一本書,

靠這樣,把已經被燒掉的書,保留給將來的人。

於是,在那裡的廢墟之間,

你看到《詩經》圍著圍巾在火堆旁取暖、《十日談》在玩跳格子、

穿美麗洋裝唱著歌的是《王爾德童話集》、正在烤雞腿的是《希臘悲劇》。

你懷念哪本書的時候,就去找那個「書人」,

讓他把那本書再次呈現在你眼前。

「我會想變成哪本書呢?」我忍不住沉吟起來。



7月25日 主持人休息室

親愛的寶寶:

和你最親密的那個女生,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她?



先說我最沒興趣的一種女生好了:

從小被保護到大,以自己為中心的公主。

這種公主,我小時候見過一些,長大以後繼續見到。

我其實不太懂為什麼很多男生喜歡這些公主型的女生,

我連在日本漫畫或武俠小說裡看到他們出場,

都會不耐煩地加速翻過去。

沒有錯,大家都是嬌嫩美麗的玫瑰,

但對於偏激的我來說,嬌嫩美麗往往是無趣的。
公主的嬌嫩美麗,必須是或多或少地挽救這個爛世界,

讓這個世界再往「值得生存」的方向移動幾公分都好。

她的嬌嫩美麗不能和世界無關,

不能把爛世界映照得更爛更不堪。

我當然知道有那種「與世界無關」的美。

對這種美,我大概不感動,也不相信。

親愛的寶寶,等你長大以後,

你所看到的那個我喜歡的女生,很可能跟我講的很不一樣了。



人和人的相遇都只有一段,我會錯過我的,你也會錯過你的,公平。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