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 床上



親愛的寶寶:



生病了,醫生給了厲害的藥,但警告我:會有嚴重的幻覺。

我吃下藥,閉上眼睛,等待幻覺。

第一個幻覺來了,我對它說:"你是幻覺。"幻覺退去。

我睜開眼,看看天花板,再閉上眼,第二個幻覺來了,

我對它說:"我見過你,你是幻覺。"幻覺又退去。

我又睜開眼,看看天花板,確定自己仍躺在床上。

我再閉上眼,第三個幻覺來了。

我對第三個幻覺說:"我比較喜歡你,我跟你走好了。"

我睡著,去做夢。




8月3日 大抽屜前




親愛的寶寶:



我常常撕自己的照片。

我的工作使我常常拍照,常常收到我和某某人的合照,

或者別人好心幫我拍的照片。

這些照片都不能留,照片會太多,漫出抽屜,並且使我厭倦自己的表情。

我變換不同的方向撕自己的照片,

有時後臉被直著撕成兩半,有時橫著兩半。


寶寶,和你最親的那個女生,也很喜歡在自己的照片上亂塗亂抹,

畫大斗雞眼或大叢鼻毛噴出之類的。

我覺得這是幼稚的美德,那些擁有巨大雕像供人瞻仰的人,

其實偶爾也可以試試給自己的雕像亂噴油漆或畫一對大眼鏡什麼的,

感覺一下"這世界沒有我也過得很好"的放鬆。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