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9日 樹底下

親愛的寶寶:

學校,是大人很一廂情願的想法,
常常是根本什麼都學不到的。

上學如果不對抗學校、不對抗老師、不戀愛、不失戀、不結交朋友和仇人,
那,學校就只等於專收年輕人的停屍間吧。
我因為發現自己的腦子裏另有可以自由活動的空間,
就「唰」一聲把這個空間和課本清楚地隔開來。
課本對我來說,只是惡意又膚淺的各種說法,
讓大人用來敷衍我們:「哎呀,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相信我說的就對了。」

因為警覺過了頭,對抗的意識太強,
竟然連課本上一些可以相信的事,也變得不屑一顧。

比方說,哪裡通到哪裡應該搭哪一條鐵路、交流電和直流電的差別,
全部當成只是應付這討厭整人遊戲的瑣碎答案,
遊戲過關就唯恐來不及地一腳踹開。
結果呢,也就成長為一個出奇缺乏常識的笨蛋。

而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就任性的全靠自己摸過得來。
所謂學校,最後培養的是:鬥志,這是很多學校唯一培養出來的東西。

寶寶,世界並不是戰場,人生並不是戰爭,我們要這麼多鬥志幹什麼?


8月10日 路邊的咖啡座

親愛的寶寶:

有些記者把我當成電視圈的稀奇動物來問問題,這時我會講不出來。

哪有熊貓一本正經在談生存之道的。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