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 主持人休息室

親愛的寶寶:

被記者問:"你的人生信仰是……"

我想了一下,只好說:"沒有。"

這個回答聽起來很可怕嗎?
應該還好吧?


我只是在想,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為什麼要想一下?

那情況有點像忽然被人問:"有打火機可以借一下嗎?"

就渾身上下的口袋都亂掏了一陣,然後才醒悟過來:"啊,我不抽煙的。"
人生沒有信仰,既不可憐,也沒有可驕傲的,只是沒有這個需求罷了。


8月15日 博物館的後台

親愛的寶寶:

筷子。
我也許受金字塔的震懾,但我崇拜的是筷子。
我們這些拼命想在文明地圖上留一個手指印的人啊,

都再也沒有辦法超過發明筷子的人了。
筷子,根本就像是不經意從大自然的那一邊,

咕嚕咕嚕滾到文明這一邊來的東西,

你不用它的時候,它不刺眼;你真的要用它了,它卻又很有個性。

筷子這麼古老的東西,感覺卻很現代。

用筷子的人,會被喚醒對整個文化的記憶,但真正在做的,

卻只是吃東西這麼日常的事。

寫字的、做藝術的,做音樂、建築的,所有這些用盡力氣的人,

充其量是留下一個張牙舞爪的或大聲疾呼的印記,

也許會在大劇院被演出,也許陳列在美術館,

但永遠都沒機會像筷子這麼神閒定氣地出現在餐桌上了。



渾然天成的筷子。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