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 颱風後的城市角落

親愛的寶寶:



鑰匙。
會有鑰匙,是因為我們發明了鎖。

有鎖,是因為我們以為有人要偷我們的東西。

所以,我們每次拿出鑰匙,準備要開鎖的時候,應該都會有點懸疑感吧?
“抽屜裏的東西會不會已經被動過了?”
“會不會一開門,家裏的東西都被搬光了?”
“說不定保險箱裏的鑽石已經被偷換成塑膠了呢?”

等到用鑰匙打開鎖以後,發現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

這時候,當然會鬆一口氣,只是,經歷過幾千次幾萬次以後,

我們恐怕也不免掃興地慢慢領悟到:

“也許,從來就沒有人想要偷偷打開我的鎖啊。”

我們回憶起這一生幾千次幾萬次慎重地掏出鑰匙開鎖,

原來都是自作多情。
我們望著精巧的、複雜的、有時候甚至是美麗的鑰匙,

耳中隱約聽到了人生原是如此徒勞無功的輕聲訕笑。


親愛的寶寶

鏡子。
大部分人使用它。
小部分人凝視它。

更小部分人凝視它,然後把臉轉開。




9月4日 床上

親愛的寶寶:

世上到處都有笨蛋。

銀行有笨蛋、學校有笨蛋、動物園有笨蛋、馬路的轉角也有笨蛋。
但這些笨蛋殺傷力有限,不像我工作上會接觸到的那些

很會唱歌、很漂亮、漂亮得要死、很會逗人開心、

很會演戲、很會說話的人。
這些人裏面,也常有笨蛋,很愚笨地活、很愚笨地處理錢、

很笨地戀愛、很笨地面對別人的尊嚴、很笨地面對死。

愚笨並不一定該被責怪,何況,我們每個人在某方面都是愚笨的。
只是偏偏這些笨蛋身不由己地佔據了報導的重要比例,

像一個本來只是感冒患者的渺小的人,被裝上了十台擴散器一樣。

於是他的愚笨就感染很多人。

他的愚笨不能怪他,他的感染力不能怪他,

但他就是讓很多人一起變笨了。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