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 書店隔壁

親愛的寶寶:

我人生的這段時間,花很多時間做電視節目

其中有一個一對一的訪問節目,每次會不間斷地問對方問題

從一個小時到三個小時不等。

當中有些問題,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拿來問跟我最親近的人

我甚至不會拿來問自己。

就算問了,也不太答得出來吧。

比方說:
“你後悔做了那個決定嗎?”
“你從幾歲知道自己不好看(或很好看)”
“你不在以後,希望將來的人怎樣記得你?”



有時候也會問問很有錢的人:
“你到底要賺到多少錢才覺得夠?”

這些問題,很少人會拿去問爺爺媽媽伴侶好友,不一定是不想問

多半是怕問了以後,不確定要怎麼面對那個被問出來的答案。

正常人可不像我這種受雇的殺手,可以盡情地開槍發射

開完槍就閃。

所以我訪問好友的時候,反而常常表現得不好

我會不由自主的辟開他的痛處,協助防守他的秘密

也不太能一針戳穿他的假。

原因不是這麼簡單:我們在人生裡還要相處下去。

當然除此之外,我這樣的殺手也常吃憋,隻要來者武功高強

身手比我敏捷,我就會看起來像個笨蛋。

記者常常問我,我訪問過的千百人裡面,最讓我難忘的這類的問題。

他們總以為,我會講出什麼光芒萬丈的哲王之語

但其實我腦中浮現的通常是不值錢的屁話。

我問電影導演李安:

”你拍完《臥虎藏龍》以後拍《綠巨人》,你有故意把武俠片的元素帶科幻片吧?”
“我沒有啊”李安回答。
“那為什麼綠巨人浩克會輕功?”
“那不是輕功,那是跳得高。”

李安一貫微笑地看著我,我忍不住笑著看他。
諸如此類的時刻。

--本文轉載自 南方都市報 --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