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  深夜 咖啡館

親愛的寶寶:

我對鈔票做過的兩件事情:

第一件,我收集了一批已經絕版的法國鈔票,

因為上面印著彩色的、聖修伯利創造的《小王子》。

我為這批小王子鈔票寫了一篇紀念的文章,

再印成小而隆重的深藍絨布卡片,然後把這些法國鈔票

一張一張貼進卡片裏。
然後我把這疊卡片放在書架上,小王子的旁邊。

第二件,我收集了一批已經作廢的上海鈔票,裱在紙上,滿滿鋪了一地。

然後,請一位我很看重的藝術家,拿火藥線佈置在上面。

他把火藥線盤繞成巨大的符咒,接著點了火,一陣火燒爆炸之後,

出現滿地被炸出焦黑咒語的廢鈔符紙。

藝術家和我把炸出大小破洞的符紙拿起來,抖掉紙屑用毛筆簽上名,

他用黑墨、我用朱墨,簽完名、欣賞完火藥形成的裂痕紋路,

再一張一張用金色的框子框起來。

然後,我們兩個把這批廢鈔靈符,拿到電視上去,

接在賣電腦的人後面,把符紙用一千倍的價錢,

賣給六十六個打電話進來的有錢人,二十分鐘就賣光了。

我對鈔票,有時仁慈,有時殘忍。


11月1日 電視台角落
親愛的寶寶:

陌生和陌生人之間,最常產生關係的方法。
你幫我剪十次頭髮,可以換到一輛腳踏車。
我幫你除去花園裡的害蟲,可以換到去街角餐廳吃一星期的飯。
但是寶寶,交換很難是一直這麼心平氣和的。
因為你提供的東西,別人不一定缺,而你想交換的那人,
他想交換的對象可能是別人。
我們不能太高估我們剪頭髮或除害蟲的能力。
在不需要的人眼中,只是不相干的東西而已。
所以,我們不能太高估,我們的愛。
雖然我們常常覺得,那是我們僅有的了......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