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  車子裡

親愛的寶寶:

我經常遇到模特兒。非常高的模特兒。
她們常常被化上很美麗的妝,被穿上了炫目的衣服,

然後一整排地排列在後台,面無表情的等待離場。

我在後台,從她們身邊找縫隙穿過,好像闖進了巨人專門放洋娃娃的房間。

大量的紗、蕾絲、花朵、顏色、拂過我的耳邊,窸窸窣窣,

好像洋娃娃在耳語,但其實她們並沒有人講話。

這時候,如果突然聽見一聲:“我常常看你的節目哦。”

真會小小愣住,好像冷不防被人從雲端叫住一樣。

實在很難記得模特兒也不是一群十七八歲的少女。

我朋友說,太高的人會給我們這些一般人“奇觀”的感覺。

我們會讚嘆、會懾服、事後也會想念,但我們不會料到,

我們也可以跟“奇觀”聊天。

就好像我們不會想到可以跟大峽谷、或者跟天上的煙火聊天一樣。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的第一個節目就遇到一群模特兒,

他們就在美麗又冷漠的經過我旁邊時,

忽然回過頭來說了一句“有看你的節目哦”。

那是奇妙的感覺,但我也一下就忘記了,

直到下一次遇到模特兒,再聽到同樣的話,

又會驚訝一次,再聽到一次,又驚訝一次。

我就是沒辦法把她們常成和我一樣的人類,我知道這很頑固,也不專業,

但那又怎樣呢?這種偏見,是心懷善意的偏見,而且帶來額外的快樂。

因為感受到“物種之間交流的和平”。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