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5日  後台

親愛的寶寶:

兩個絕頂有智慧的人,一個自己整自己,另一個被整。
自己整自己的那個,叫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娶了據說當時最兇悍最難纏的女人。

蘇格拉底的學生在宴席上忍不住問他:
“你不是主張女人和男人一樣,可以被教育的嗎?

那您為什麼不能把師母變成一位有教養的女人呢?”

“正如馴馬的人,不可能靠著馴服一匹本來就很乖的馬來顯露本事”

蘇格拉底回答:“我娶這個太太,正是要測試我教化別人的能力啊。”

唉,這是何苦啊。

至於被整的那位,名叫笛卡爾,說出“我思故我在”的笛卡爾。

笛卡爾隱居在荷蘭鄉下,可是盛名遠播,二十三歲的瑞典皇后非常仰慕他,

一定要當他的學生,三催四請都請不動,皇后派了一艘軍艦去,

才把笛卡爾接到了斯德哥爾摩。

奇特的是,年輕的皇后把上課時間定在冷得要命的清晨五點,

結果笛卡爾挨不住凍受了風寒,引發肺病死了。

從“他思,故他在”到“他思,故他不在”了。

唉,這又是何苦啊。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