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時候,好像想從堆疊起來的字裡行間抓到些什麼似的,但是卻又好像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像、什麼也抓不到。
很多人都告訴我,看不懂我寫的東西,
其實大概是我的頭腦太跳躍了吧,也許是文字缺乏的地方、也是我缺乏的地方吧!


昨天把長恨歌看完了,但夜裡我也失眠了。腦海裡面轉到的,都是王琦瑤、夢到的都是王琦瑤。
這個故事的主角,好像把他許多的感情範疇都推到一個幻想的空間,
然後把幻想跟現實又融在一起,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他每一段的感情,當李主任小老婆、情婦的感情、跟程先生純純愛的感情、對阿二那種輕輕、帶點遊戲的情感、與康明遜相愛但是卻敵不過大環境的感情、跟薩夏那種為了避風頭找替死鬼的肉體、以及跟女兒幾乎同年齡的老克臘~
有些地方我想不透,或許年紀還不到、或許心靈還不夠成熟所以無法體會吧。
王琦瑤跟吳佩珍的情感、跟蔣麗莉的情感、到嚴師母、以及自己女兒薇薇那種有點微妙卻又帶點比較意味的情感、跟女兒的同學張永紅那種超越年齡的友誼。
一切女人跟男人間的、女人跟女人間的
,這小說…為什麼叫長恨歌?有恨嗎?
我讀不懂,也沒有真的想弄懂,反正就這樣吧!
看完,讓我想的太多,也似乎讓我想到,「如果,是」。


姊妹情誼這種東西說來也怪,他其實並不是患難與共的一種,也不是相如以沫的一種,他無恩也無怨的,那麼多糾纏。他又是無家無業的,沒有什麼羈絆和保障。要說是之心,女兒家又有多少私心呢?只是做個伴。有種朋友作伴,其實是寂寞加寂寞、無奈家無耐的,彼此誰也幫不上誰的忙,也因此到也抽去了功利心,變的很純粹了。追求時尚的表現下,難免或有一些肝膽相照。就像女孩之間,有個姊妹出嫁,變會有另一個姊妹來作伴娘,帶著點憑弔的意思,還是送行的意思。那伴娘是甘心襯托的神情,衣服的顏色是暗一色的,款式是老一層的,臉上的脂粉是淡一層的,什麼都是偃旗息鼓,待了一點自我犧牲的悲壯,這就是小姐妹的情誼。




其實從王安憶的文字裡面,似乎好像嗅到了一些我很渴望但卻又抓不到的東西。
自卑變成了謙虛,這謙虛有一點實事求是的精神,由這謙虛出發,便無意就放大了別人的優點,且忠實的崇拜。

其實人有很多想法,很多假想的情景,跟腦海中模擬的過程及預測的結果,
會有一些想像實驗,但是一旦實際走到了那一步,情形便不是如同腦海裡面想的那樣,
時、地、人,是需要付過代價的,是會有些實際損失的。

姊妹之間很多的話題,
有些時候的談心,
如果不是將心比心的旁觀者是體嚐不到這番心境的。
之所以相契合,之所以會情同姊妹,就是有了很多地方的感同身受,
就是有了很多類似的經驗,調性相同所以才會相吸引、相靠近。


會有一點不期然的東西去喚起一些記憶,這件事情使我有了滄桑感,生活回到老樣子,老樣子裡面又有一點心被剝奪了,心都是有點受傷,但傷在哪卻是不明白的。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