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學弟寫的文章..
原本他說可以給學生看,不過想想..
對國中生來講似乎太深了一點。
但這一篇,也寫的真是動人...

所以我說,我要來引用一下!
其實這一篇利用簡單的文字勾勒出的,是離鄉背井求學遊子的心情...
我一直不想住外面,是因為一直不想離家很遠,
不喜歡離開爸媽的日子,
不喜歡自己在外面洗衣、
所以從五專開始,每天台北基隆通車..也這樣過了五年,
大學溪城跟研究所的貓空行館,
都讓我很幸運的可以住在家裡然後通車,
還記得那時候考研究所,我是以學校地區作為考量,
當初考上中央都讓猶豫要不要去念,
那時候還天真的想說研究所的課比較少,如果去念中央的話
大概就是每天通車吧!

我對家裡的依戀,
不止那隻狗、去年來的那隻貓~
還有爸媽的那種溫暖感覺,
喜歡那種可以跟媽媽挽著手一起走路回家的感覺,
喜歡跟爸爸回家一個暖暖的擁抱、然後徹夜常談的感覺,
肚子餓只要跟媽媽撒嬌的說一聲,馬上就會有熱騰騰的食物,
失戀的時候,原本都只是在房裡偷偷掉眼淚的,
也被媽媽發現,然後抱著我,開導我。
家人給我的力量、勇氣跟愛,真的真的很多很多。
我很喜歡在家裡的感覺,看到這一篇鄉愁...
恩!
跟大家分享~




離鄉

拉開陽台的紗窗,踏出門外往下望,可以一眼看盡高雄的北半邊。凌晨兩點,爸媽都睡熟了,點上一支菸,深深地吸一口。透過吐出的煙看著遠方,我的故鄉,有說不出的美。明天要提著北上的家當,靜靜地躺在和室地板上,無奈,我懂。再用力吸一口菸,彷彿用忍住淚的力量用力得吸。未來,在山的那頭嗎?

上學

總是想起第一次上學,一間不大的幼稚園。而我,哭著上我的第一次學。之後,上了我的無數次學,但忘了哭過多少次。
「去學校就好了!」媽媽總是在我生病或偷懶時用這句話送我上學,好像學校就跟醫院的急診室一樣。
同學的媽媽還兼當聯絡簿運送人,我不是忘了帶就是忘了簽名,而我的媽從不幫我送東西到學校,她常說:「不要讓別人幫你擦屁股」。所以,我也常跟我的老師說:「老師你打我吧!我媽不會幫我送來的。」
小學三年級的某一天早餐吃了三個飯糰,媽媽怎麼樣都不相信,還打電話問坐在旁邊的可愛女生。最糟的是,她也忘了。
數不盡的藤條(一直到國中畢業為止),恐怖的老師,從沒喜歡過的上學。好吃的營養午餐,熱得要死的升旗,聽不完的報告。(還有每次升旗都一定要昏倒的隔壁班女生)

戀愛

「你知道嗎?倪嘉玲愛死你了!」小學一年級的走廊上一個隔壁班女生大聲地對我喊,讓我每次走出教室都提心吊膽。在兩人座的桌上畫上一條白粉筆線,代表人生中第一次的男女對立,水火不容。喜歡?討厭都來不及了。
升上三年級,分班後的第一天,教室走進來了她。好可愛,真是太可愛了。「大家好,我叫倪嘉伶。」輪到她自我介紹的時候她說。接著她坐到我旁邊的位置上,過了沒有說半句有意義的話的兩年。但我知道,我開始不討厭上學了。

老媽

我的老媽嘴巴真是厲害,總是一句話就堵得我死死的。
「不要屎塞屁股才要挖坑。」在我臨時抱佛腳的時候她總是這樣說。

「煙漲價了,零用錢夠不夠啊?」在我以為她不知道我抽菸的時候她問。

「都是你讓我很沒氣質。」在她罵完我後常常補上這一句。

被開了無照駕駛的六千塊罰單的那一天,老媽爲妹妹買了一件兩千塊的羽毛外套。老爸嫌太貴的時候,她就說:「兩千塊穿得暖就好,不像六千塊一張紙也蓋不暖。」
媽,我想念妳的這些話,我在台北想念著妳的這些話。妳用青春換我的成長,我一直不是個優秀的乖兒子,但我好愛妳。下輩子,我還要當妳的兒子,好嗎?



夢裡,見到了去世的阿公。無病無痛的他笑著跟我說他要走了,我拉不住他的手。醒來,淚流不止。有位作家說當有親人在故鄉過世後,故鄉才真正變成故鄉。阿公的死,讓高雄永遠是我的根,我的故鄉。
夢裡,走到小時候奶媽的家。重新遇見了我的童年,第一次打電動玩具、第一次吃茄子、第一次喜歡一直待在一個地方,不願意離開奶媽家的我還把來接我的外婆鎖在門外....
夢裡,回到了還未整修過的舊家。看到在庭院整理花草的爸爸,看到年輕的四個姑姑都留著那個年代流行的捲捲頭。拜拜的蘿蔔湯、十人座的大餐桌、全家唯一的一台電視、姑姑帶我去的澄清湖、市場的滷味和鹽酥雞、小腿被媽媽打的疼痛、在爸爸車上的認字比賽、媽媽親手做的認字卡。
夢裡,好像被媽媽抱著講故事;夢裡,好像在媽媽的肚子裡;夢裡,家裡已經離我遠去的人彷彿又回到我身邊。別醒,醒來就知道回不去,再也回不去了....

鄉愁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鉤
寂寞梧桐 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
別有一番滋味 在心頭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