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埔里鎮北環路早市第一次看到那對母子,年邁的母親帶著中年弱智的兒子蹲在地上
賣菜。
那些不加農藥的菜被蟲啃蝕的坑坑洞洞,像是舞會中的壁花小姐,若非有心人士注意
,是不會有人青睞的。我喜歡望著那對母子談天說笑的風景,漸斬地變成了他們的老主
顧。
>
>弱智的兒子總是橫七八豎地將菜塞在重複使用過的舊袋子裡,他臉上堆滿了笑意,
>看著母親稱斤兩、收錢……老媽媽得花好多時閒才能將錢算清楚,
>若非熟客,這年頭誰肯多花一分鐘等侍?
>
>母親一邊找錢,一邊還得不厭其煩地教兒子如何看秤,偶爾還要抬起頭對客人說聲「
歹勢」。
>
>那兒子一臉問號,蹙眉閒,額上的皺紋也頗深了。
>
>好一段日子沒看到他們,就在我快要遺忘那個畫面的某個早上,又在街角瞧見那個小
攤位。
>
>他眼神呆滯地蹲在地上,我佇足許久卻不見老母親的蹤影,我大概猜到了這段日子他
們消失的原因。
>
>雖然菜已經買好了,但腳步卻忍不住緩緩向他移去。看到有人走過去買菜,
>自己竟湧起一份做母親的焦慮,擔心他的憨不會看秤,煩腦他的傻不會算錢。
>一位小姐拿起一把龍鬚菜,他放在秤上看了ㄧ下說:「二十元」,我稍稍放心。
>不一會兒,有位背著孩子的少婦裝了一大袋胡蘿蔔,他也煞有其事地放在秤上看了看
說:
>
>「二十元」,我的心似乎被揪了一把,那不只啊!傻孩子。
>又走來一位老太太,盛了一袋紅辣椒,他還是笑咪味地說: ┌二十元」。
>
>我決定衝過去,因為那一季的辣椒好貴啊!我裝成要買菜的顧客站在小攤旁,
>只見那婦人交給他兩個十元銅板,接著將袋子裡的辣椒掏出一大半放回地上。
>婦人轉頭看著我說:「他甚麼束西都賣二十元,妳不要多拿喔!」
>我點點頭,她盯著我買了一把小白菜,把二十元交給他,這才放心地走開。
>
>我的鼻子酸酸的,抬頭看見一朵雲,好像那位老母親的臉,
>她始終不放心她的傻寶貝,於是請託了好多母親來幫忙看顧她的老兒子。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