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學生訪問

很多問題 問到我心裡
有時候,對於教育這一份事業
是一種功德這樣的信念,
不斷在我心理提醒著自己。

還記得,被訪問的時候
有點緊張,有點害羞呢!


能作多少,能影響多少,
能有多少,能改變多少,
我只知道,盡力去做好。

教育,是一種功德。
這是羅老師告訴我的,
也是我一直在心理面發酵的種子。
教書,不是一份可以賺最多錢的工作,
但是,對生命的熱忱、對生活的體驗,
卻可以由這樣的工作,
讓我更瞭解自己,讓我更體會人生,
每次進到教室,看到一個個可愛的臉龐,
每一個學生都有他的優點,
每一個孩子都有他的長處,
看到每個優點跟長處,就會發現世界多美好,
有的時候雖然也是會被氣到,
但是我知道,情緒總是會過去的。

深呼吸。之後,
看到的就只剩下美好,
會因為學生都是還在學的學生阿,
在人生的路上,我們也都是繼續學習的學生,不是嗎?

對現在學生就沒有什麼太大的看法,
昨天被電三乙的學生說,
我是上一代的人。
是吧,雖然相差不到幾歲,
但是還是有了隔閡吧!
變動太迅速的價值觀讓我不能習慣,
雖然不能接受,但也慢慢理解。
跟你們相處,讓我變的年輕,
讓我感受活力,也讓我享受青春。



感覺
讓別人的歷史變成自己的新聞:這是聽故事的妙趣。
看自己的故事充滿不連續性、塗抹和敷衍了事的痕跡:美國的火箭、汽水和牛排,德國的金龜車和鏡片,台語裡的日語,國語作文和演講比賽(「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好,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考不完的試和打不完的棍子。
李小龍的雙截棍在電影院裡叱吒。○○七總有美女。
黑白的群星會、永遠的鄧麗君和劉文正、「時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的尤雅、人如其名的青山、讓我想起輪迴的文夏、洪一峰和郭金發、剛出道的沈雁和李碧華、同樣黑白的羅大佑和蘇芮、高亢的鄭怡(直到一九八○年代末)和抒情的齊豫、一次回到中學時代的徐曉菁和楊芳儀…
在黃沙飛揚的烈日下打躲避球。下課擠福利社吃零食(乾麵、冰棒…)
到游泳池游整個下午,買一支塗滿醬料的黑輪(一塊錢)犒賞自己…
國中補習課前英文老師會請大家吃麵包,邊吹電扇邊上課…
升國中前的暑假首次學會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全補習班在老師帶動下高唱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第一次用硬筆寫「蠶」這個字,在方格內用心用力寫…
第一次寫毛筆字,磨墨臨帖,落筆在紅色九宮格的瞬間…
在家父面前背九九乘法表,緊張到忘了…
家母握我的手學寫字…
…迷路了…在多雨的平原的一場大拜拜時…魚塭和稻田…好多人…一群大人用力追捕一隻沒綁牢的豬,叫聲淒厲…好好吃…蒸便當的熱氣…午睡…
左膝有一道從幼稚園時期留到現在的疤痕,提醒我許多事。
忘了感覺:時間從皮膚細紋上的細毛輕輕爬過…
忘了感覺:自己有多少心情…在成長的遺忘中…
忘了感覺:我說給誰聽…你們在哪…妳在哪裡…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