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還滿喜歡看電影的,

以前,好像對歐美電影比較有興趣,

但最近一連串的印度電影,

也實在讓我開始改觀。

從去年底第一部接觸的三個傻瓜開始,

就對印度片開始充滿期待。

除了三個傻瓜,

還看了「心中的小星星」是關於「閱讀障礙」孩子的故事,

然後「黑道大哥再出擊」,[我的名字叫可汗」

這連續幾部印度片,除了傳統寶來烏式的歌舞片段之外,

也都很完整的帶出了想要表達的中心思想。

對印度片整個大改觀,突然也覺得是很不錯的電影選擇。

來看看不同的預告,一分鐘的電影簡介



 電影的劇情介紹,以下資料引用自維基百科

法漢(馬德哈萬飾)、拉朱(沙曼·喬希飾)與蘭徹(阿米爾·汗飾)是印度最好的大學之一-帝國理工學院(以印度理工學院為藍本)的學生,三人共居一室,結為好友。在這個成績決定一切的學校裡,蘭徹特立獨行,思維活躍,敢想敢做,他拒絕死記硬背,公然質疑學院院長「病毒」(波曼·伊拉妮飾)的教育方法。他鼓勵法漢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去做一名野生動物攝影師,鼓勵拉朱放下思想包袱,做真實的自己,還勸說院長的二女兒皮婭(卡琳娜·卡浦爾飾)離開滿眼銅臭的「標價條」未婚夫蘇哈斯。為了說服拉朱不要和以死背硬記法學習的模範學生查圖爾一樣偏執,蘭徹和法漢趁機竄改了大會的演講稿,而查圖爾正是大會演講的推薦人,因被修改演講稿而得罪重要來賓、感覺被羞辱引起他的不滿,他跟蘭徹打賭,十年後的9月5日再來比較誰最成功,故事的開頭即是以此展開,開始倒敘過往。

 

 其實當時跟小姐在緩慢民宿看影片的時候,也覺得這片子很多地方很「直接」

電影想表現出來的張力,很多點都很直接的表現,

將這些點串在一起,就可以鮮明的看到整部片想要探討的問題了。

(題外話,倒是很推薦有機會可以跟家人、好朋友或另一半帶著想看的影片到緩慢休閒一下)

緩慢相關介紹請見此篇

 

再回到電影的部分,有幾個想要分享的地方。

劇情介紹:一開始,法漢跟拉朱踏上尋找好朋友之路。

從飛機上跳機的法漢,整個過程就是很突兀的假裝心臟病發,非得立刻下機送醫,這過程讓人一開始就覺得非常直白的好笑。

然後隨便拉個接機的飯店司機就去載拉朱,在一起奔向學校的水塔頂樓,這是十年前查圖爾自以為定下約定的地方,

這約定就是要比較誰比較過了十年之後,誰比較成功。

 

其實,印度以前的種姓制度,讓階級觀念深植在印度人的心裡,很某些工作只有限定某些身份的人才能作。

所以要消彌階級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教育。也只有透過教育可以改變身份地位,

所以電影裡面法漢跟拉朱的家人,都期許自己的兒子能夠成為印度頂尖大學的工程師。

整個故事,就是在這樣的執著中進行。

這是背負著的是整個社會都認為只有頂尖大學工程師才能改變社會地位、改變階級進行。

 

蘭徹的出場,也是一個很酷的點。

剛進入大學的學弟,造往例都會在第一天晚上穿著內褲娛樂學長,

而蘭徹遲到到校,所以當他抵達學校的時候已經是新生通通穿著內褲跳舞、學電影裡面的角色在表演。

學長看到一個遲到的新生,在眾目睽睽之下當然要蘭徹趕快脫下衣服褲子跟其他人一起,

否則就揚言要在他宿舍門口尿尿一整個學期。

蘭徹被學長一逼,馬上躲到房間,但他在這短短的時間就可以立刻想到,

把通電後的鐵製湯匙綁在長木頭上,然後放到學長正在撒尿的門縫,

果不其然,透過鹽水導電,學長整個從命根子被電到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這就是蘭徹。 

從他的開場,可以看到他的機靈,可以看到他對知識的活用,也可以看到他勇於挑戰權威的個性。

我非常喜歡介紹蘭徹的音樂

 

然後影片介紹了院長,也就是學生偷偷取綽號的「病毒」,

院長在每一次新生入學總是會耳提面命的告訴新生,

要經過不斷的挑戰跟考驗,努力衝刺,要當第一名才能有成就,

要把其他人擠在身後才能成功,就像杜鵑會把別人的蛋推下巢一下。

病毒的想法,個性,也在這一次的出場中就交代的很清楚。

接下來,電影場景一換...

一個大四的學長滿心期待的問了院長「病毒」畢業典禮的時間,

因為他是全村第一個念大學的,而學長的父親也非常期待可以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

病毒當下,只叫學長打了電話給他父親。

電話通了之後,院長跟父親說「您不用買票來參加畢業典禮了,因為您的兒子不會畢業,他做的專題是垃圾」

這個帶著全村的期待,準備畢業的大四生,

消極的把自己的專題作品丟到垃圾桶。

這大四生,彈著自己的吉他唱出自己的心聲,

很動人的音樂,但帶著點絕望的悲傷。

這音樂是[give me some Sunshine]


這時候,蘭徹看到被丟在垃圾桶的作品,

他邀集了好朋友,想要幫學長完成他的作品。

當然,又要花時間完成別人的作品、又要唸書、考試,準備自己分內的課業,

這是一個挑戰。

所以蘭徹說了一個安慰心的咒語

「Aal Izz Well」

也就是ALL IS WELL

當然,在這種寶來塢電影當然要來一段大型歌舞表現。



這個給心的咒語,也是我覺得很欣賞的地方。

拉朱:「念了這咒語就能解決問題嗎?」

蘭徹:「不能」

蘭徹:「其實心很脆弱、很膽小,只要把手放在心上,然後念all is well,心就會比較安定。」

只要心穩定了,就可以冷靜的把事情解決了。

我很喜歡也很認同這樣的想法,只要心安定了,

就有足夠的力量去面對、去處理事情。

 

節錄幾句歌詞

「未來是不可預期的,但攤開手就看的見掌紋、看的見你和我、看的見開心和不開心。

夢想雖然是活的,但你若不堅持、你沒有賦予它生命,即使是隨風飄的種子,也會凋零。」


 

三個主角,

帶著滿滿的熱忱,完成了自己的課業,也完成了畢業學長的專題。

當他們帶著有錄影功能的直昇機,喜孜孜的準備告訴這即將畢業的大四學長,

直昇機從一樓慢慢的向上飛,沿著樓面還看到查圖爾穿著內褲唸書的糗樣,

但沒想到在學長窗戶邊看到的畫面,竟然是已經上吊自殺的景象。

 

依照蘭徹的個性,

他在喪禮時,直接跟病毒院長說:「你應該要慶幸,刑事單位不會知道是你謀殺他的。」

院長相當然爾非常憤怒。「學生無法面對壓力,他上吊自殺,怎麼會說是我謀殺他的。」

在盛怒之下的院長拉著蘭徹進到教室,

他要講台上的教授下台。

「你厲害,那你就來教書阿!」院長跟蘭徹嗆聲。

蘭徹站在講台上,看著底下的每一個同學跟老師,

他隨意翻開桌上的專業課本,寫了兩個沒見過的詞彙在黑板上。

「限時30秒,看誰最先找出答案就贏了」蘭徹說。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每一個同學連同教授、院長病毒都埋頭翻書。

「時間到」

當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找到答案,

「假設時間回到30秒之前,有人是真的有熱忱想求知嗎?沒有。在場的大家都只沈浸在競賽、第一的盲目裡」

蘭徹解釋給大家聽。

但是院長根本不在乎這些,他只想知道這兩個沒看過的字到底是什麼。

蘭徹笑著說,他是我朋友的名字。

原來他只是把原本的名字的字頭字尾加上lism等無意義的字母。

病毒非常生氣。「你是這樣交機械工程的嗎?」

蘭徹說「我不知道怎麼教機械、我只是教你們怎麼教書。」 

 

 

病毒對蘭徹沒輒,

但他會直接對這兩個朋友使出手段。

他找了這兩個朋友到辦公室會談,

會談間也透露出印度階級的差別。

蘭徹父親的收入很高,法漢的父親大概是蘭徹父親的百分之一,而拉朱又只有法漢家的百分之一或更少。

簡而言之,拉朱的家庭,幾乎就是貧民戶。

我很欣賞電影的鋪陳,

在這裡導演讓蘭徹陪著兩個好朋友回家,另一方面也帶出法漢跟拉朱的家庭狀況,

法漢的家庭普普,但法漢的爸爸說了一句話:

「我們家唯一的一台冷氣,是裝在法漢的房間裡。」

這就知道法漢父親對他的期許。

法漢的父親對於蘭徹鼓勵法漢隨著自己的興趣當個野生動物攝影師,

當然更是憤怒到不留他們在家裡吃飯。

於是法漢跟蘭徹,只好到拉朱家。

法漢敘述,拉朱加就像是黑白電影的內容,

有個癱瘓的父親,嫁不出去的姊姊,還有碎碎念的母親。

這樣的家庭,到處漏水,就連父親都是躺在墊在椅子上的木板。

雖然拉朱的母親準備了食物給他們吃,

但桿麵棍一邊趕著麵皮,另一邊又用桿麵棍幫癱瘓的父親抓養,

想想三人實在也沒食慾,只好到路上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吃飯的地方。

口袋空空的三個人,看到路邊正在舉辦的婚宴,

於是假冒賓客到婚宴場所。

但沒想到這婚宴場所,正是病毒嫁女兒的婚宴。

而蘭徹見義勇為跟二女兒說,他的未婚夫只是個在意價錢的標價男。

於是這三個人,就被轟出門了。

 

所以拉朱在家庭的壓力下,被病毒挑撥,

無法繼續跟蘭徹一起挑戰權威。

所以他的宿舍搬到跟查圖爾同一間,

查頭爾是傳統的書呆子,

他會把所有課本的定義被下來,

而且在考試前為了增加記憶力會吃偏方小藥丸,但卻會讓自己一直放屁,

或者考試前一天晚上,自己努力唸書,然後把色情雜誌放在別人的宿舍門縫下。

因為他相信,只要把別人擠在身後,就能夠凸顯自己的第一名。

不過,在學期末成績公佈的時候,

蘭徹跟拉朱都排名在倒數末兩名。

查圖爾,也只是第二名,蘭徹才是第一名。

這裡有一個笑點,讓我捧著肚子笑得很久。

「當你以為你朋有沒有及格的時候,很難過。

但你若發現朋友是第一名的時候,更難過。」

這點我倒是覺得很妙,

想想如果每天跟你一起玩樂的朋友,

學期末沒有及格的時候,會替他感到有的可惜跟遺憾,

不過如果朋友每天都跟你一起玩樂,但他卻是拿到學期成績第一名,

而你只是最後一名,這感覺還真複雜。

 

蘭徹為了讓拉朱看清楚,

如果只當一個念死書的書呆子,

是永遠無法真正體會學習的樂趣,

蘭徹跟法漢惡作劇的將查爾圖的古印度文演講稿改了其中的兩個名詞。

查爾圖完全不瞭解演講稿的內容,

靠著死背就在全校包括教育部長跟院長病毒面前,背誦這一段被竄改過了演講稿。

查爾圖覺得蘭徹讓他在全校面前丟臉,

所以非常生氣的在學校的水塔頂樓刻下日期,

十年後,他要用他的方式表現他的成功,

他跟蘭徹下戰帖,十年後看誰的人生比較成功。

蘭徹的作法,並沒有讓拉朱又跟他們回復一起患難的友情,

讓拉朱又跟蘭徹變成好朋友的,

就是蘭徹在關鍵時刻救了他癱瘓在床的父親。

而這裡,除了友情之外,當然蘭徹跟病毒的女兒,

也開始有慢慢的情愫滋生。

這段純純的愛,

當然也會有一場搭配的歌舞劇情。

戀愛歌曲,Zoobi Doobi



Zoobi Doobi

電影一邊回憶,一邊帶出故事主角的個性、家庭背景,

另一方面法漢跟拉朱,從畢業後就再也沒有看跟蘭徹聯繫上,

他們也急著想跟大學一起共患難的好朋友聯絡上,

所以靠著查圖爾的線索,他們千里迢迢的開車到了蘭徹的大別墅。

但在別墅裡面的告別式,名叫蘭徹的根本就不是他們大學四年認識的蘭徹,

後來又是一番波折,才知道原來他們認識的蘭徹,只是園丁的兒子。

因為真正的蘭徹只想要一個文憑,可以讓父親掛在家裡的牆上炫耀,

所以就乾脆讓園丁的兒子唸書念到大學畢業,然後把寫著「蘭徹」名字的文憑掛在牆上。

也正因為冒名頂替,所以他們有協議畢業之後不能跟任何大學同學聯絡,

避免露出馬腳。

所以從大學畢業之後,蘭徹就消失了。

但也因為真正的蘭徹,他們知道了跟死黨的聯絡方法。

據說,他正在一個山上的小學。

查圖爾很炫耀的覺得自己當的是大公司的副總裁,蘭徹只是山上小學校的老師。

其實電影從查圖爾出場,他秀出他手機裡面的圖片,

他的跑車、他的大房子,然後還有溫水游泳池等等,

這些都是世俗所期待的好生活。

 

 

 

 

 

 

寫到現在,有點累了....

其實後面還有好幾個地方很令人感動。

改天再繼續吧~

 

已經凌晨了。晚安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