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是念哲學的,看到這樣的題目也覺得很有興趣,也算是剛好有緣分有時間能夠聽到這一場講座,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Guru在台灣的講座。還沒有正式看到Guru本人,聽大家敘述就會覺得是個有趣的課程,果然這個晚上讓我好像又感受到在校園裡上課的那種感動。似乎有點理解,當時在台大傅佩榮老師的易經課堂上,總是會有許多社會人士特別到教室旁聽。一般來說研究所上課大概只會有五到十個學生,但是關於人生道理、宇宙法則的易經課程,每次都是擠到連牆壁前的位置都坐滿,而這個晚上似乎又讓重溫在教室裡面聽課的回憶。

八德落羽松

一、中國瑜伽健康文化促進會guru講座重點

 

古魯(Guru)靈性上師還沒有到教室之前,學員放了好幾個影片都是在談Guru怎麼教呼吸。每個人都會呼吸,為什麼呼吸還要教?

原來Guru用的是腹式呼吸法,就是每次的吸氣都要吸到丹田、腹部、肺部、再慢慢的往上到太陽穴、頭頂,透過guru獨特生動有趣的方式,讓大家透過不同的呼吸頻率練習這樣的呼吸方式。

人活在世界上,呼吸空氣,就好像魚在大海裡面游泳。

每個人都會呼吸,但要怎麼樣正確呼吸,這就是一種學問。

 

Guru抵達教室之後,換上一身白長袍坐在教室最前面的位置。

要開始今天講什麼主題之前,Guru先拋出了一個問題給大家。

「你今天想要聽的內容是什麼?」

想聽的內容是「你想要聽到的」還是「老師想要講給你的」

其實一開始的這個問題,就讓我覺得好像回到哲學系上課的感覺。我很喜歡這樣的思考方式。

 

就從杜甫李白開始談起吧!

Guru說窮酸的杜甫、灑脫的李白、還有提不起也放不下的蘇東坡,然後到李後主李煜、曹雪琴的紅樓夢,這麼多的文人雅士寫出來漂亮華麗的辭藻,這些都只是大千世界呈現在我們眼前的表象。Guru的國文造詣很好,唐詩宋詞都可以倒背如流侃侃而談,甚至還可以用唱的方式讓我們幾乎可以感受到優雅的旋律和氛圍。

這也讓我覺得聽課、聽演講,就好像在享受一場華麗的演出。

但這些,就好像你轉萬花筒一千次,就出現一千次不同的繽紛。這些都只是表象。如果眼睛從萬花筒的小洞望進去,看到的是花花綠綠的表象,但卻忘了能夠呈現出這些表象的就是萬花筒裡面花花綠綠的小碎紙。

Guru從物理科學談起,空氣液化變成水、空氣凝結變成冰,阿基米德坐在浴缸裡面發現滿溢出來的水就跟自己的體積一樣。現在有科學、物理學更能用科技的方式觀測到物質最小的分子。

就好像我們看到蘭花、看到桌子、看到麥克風,看到的都只是呈現在我們眼前的表象。我們拿著顯微鏡對著看蘭花看,我們會看到許多點點點點、就好像構成物質的粒子一樣,這些分子化合物在顯微鏡底下,看到的是跳動的點點點點的微小顆粒。

Guru老師很風趣,空心握拳把左右兩手比了圓圈圈的放在眼睛前,當你看到了夠成蘭花的是這樣跳動的分子,那這樣的方式看你周圍的人、看老公和老婆也都變成這樣點點點點的分子。

「我喜歡你的地方是什麼?」這些也都變成點點點點跳動的模樣,說不出個所以然了。

對人的愛憎,這些油然而生的情緒都只是當下的表象,如果用雙手握圈圈放大放大,其實也不過是點點點點的分子罷了。

Guru說我們看世界,可以分成四個不同的層次。第一層是表象,第二層是內在,第三層講的人的內在,第四層探討的是宇宙。如果把時間拉長來看,在一個彈指、須臾、片刻之間,「咻~」這些也都沒什麼了。

Guru說他在6800公尺的喜馬拉雅山上想通的道理,他是開悟者、我們也是開悟者。

就好像釋迦摩尼所謂「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他只是比我們早一點開悟,有了這樣的智慧,每個人都可以是開悟者。

 

人害怕病毒、但對地球來講,對於自然環境的破壞殆盡,人何嘗不是最大的病毒?

這裡就會讓我聯想到,我們人類所謂的「害蟲」,指的是會影響人類獲取自己利益的蟲。

人類喜歡吃高麗菜,所以當這蟲也愛吃高麗菜的時候,人就會用各種方式想要消滅它。

就如同在星際大戰電影裡面的那些角色,並沒有所謂的好人和壞人,都只是在那個時候的一些選擇。

Guru最後講老子的無為、道法自然、講莊子的齊物論。所有現象界的呈現,都只是一種表象,如果能夠更深入的看到本質、更早想通,就不會有吃醋、生氣、煩惱的情緒。

從道家的無到佛家的空,破除我執把時間拉軸拉大來看,有時候很糾結的事情也許就不那麼重要了。

二、道家佛家破除我執隨筆

 

Guru提到了詩聖杜甫到詩仙李白,但卻沒有講到詩佛王維。

如果說杜甫是憂國憂民的士大夫,李白的個性豪邁浪漫灑脫,但最後卻在湖裡撈月亮而結束自己的生命。王維字摩詰,也讓我想到維摩詰經。Guru的講座,最後從道家的無和佛家的空來作為收尾,從學術領域來講道家和佛家並不一樣,當然這只是個演講不需要去糾結這差異畢竟也不是要考博士,只是仔細去探究就會發現其中還是有很大的差異的。

 

回頭想想自己的收穫,聽完這堂課,我知道我真的很喜歡哲學。這種喜歡,不是為了某一個目的,就是喜歡一種心靈中的滿足。中國哲學的浩瀚博深,西洋哲學經驗主義理性主義到存在主義,這麼多的思想家哲學家都在探討生命的本質。也許你會覺得問這些有用嗎?想這些也太抽象太虛幻,但這就是我喜歡的東西啊。活在自己的小星球,享受這樣的「空」和「虛無」。

週末的時候,我們都會想上網查去哪裡吃?去哪裡玩?但這樣的問題,永遠都只是滿足外在的表象。

讓自己在雍擾忙碌的生活中好像找到一點放鬆,然後再回到日復一日循環不已的工作當中賺錢、然後想著該怎麼花錢。人之所以為人,就是能夠思考,能夠讓自己的頭腦再多想一點、多問一點。哲學就是讓你可以再多挖深一點、多探究一點。

 

花蓮吉安鄉花海

也許是聽了Guru的講座,最近回頭看了好幾篇莊子。這些就留著慢慢咀嚼回味。

放上一篇傅佩榮教授哲學與人生一書當中提到的。

常有人說學哲學沒什麼用,人到中年才能發現哲學的用處。古代印度將人生分為四個階段:
一、學徒期(8至20歲),學生住在老師家中,接受老師的言傳身教,學習如何做人處事;二、家居期(20至40歲),成家立業,養兒育女,進入社會奮鬥;三、林棲期(40至60歲),孩子成熟後,自己到森林裡好好思考人生的意義和存在的奧祕;四、雲遊期(60至80歲),這個時期又重新回到人間,設法讓自己從大人物(somebody)回歸到平凡人(nobody)。

其中最富啟發性的是40歲以後的兩個階段,人進入樹林或雲遊四方的目的是讓自己安靜思考:我是誰?我的人生有什麼意義?年輕人通常只會考慮:我有什麼用?如何在社會中施展才華以取得財富、名聲和地位等成就?後來慢慢發現,得到的一切都要放下。人生更重要的是成就自己,讓真正的人格得以發展完成。這時,看似無用的哲學就變得非常有用,它能給我們指明方向。

西方有句話說得好:「彼得說保羅有什麼毛病,正好是彼得說自己有什麼毛病。」自己有什麼毛病,就特別容易看到別人也有這種毛病;或者要排除自己的某種毛病,就會特別注意到別人身上的這種毛病。反之,如果自己沒有這個毛病,往往也看不出別人有,因為根本不認為那是個毛病。

我一直都知道我自己是個怪咖,活在自己的世界。我知道自己有多渺小,知道自己在大千世界中是多麼的微不足道,也知道自己的位置。很多時候,人生就是這樣,努力掙錢賺取微薄的工資就是希望能夠讓生活過得好一點,讓生活在軌道上能夠繼續前進,人生小小的滿足就是那些在平凡的日常中最觸動人心的那些時刻,看著孩子的笑臉、突然又發現了某個可愛的表情,或學會了某些技能,和家人的互動、和朋友一起開懷的笑、這些最美好的時候就會像用拍立得喀滋一張,永遠的存在我心裡的相本裡,我感謝老天讓我在忙碌的生活中多了這麼多的小美好。

我是個急性子,想要做的事情很多然後通通都擠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會不自覺的快轉快轉,講話的速度變很快、頭腦跳耀的速度也變很快,才剛踏進教室,就想趕快趕快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然後好不容易趕完這些事情得到一會兒空檔,才停下來喘口氣就猛的發現,這個世界只有我在快轉,其他人都跟不上我的速度,所以我剛剛講的東西幾乎都是空轉,因為完全沒有傳達到。或者是我匆匆忙忙自以為完成的事情變得很草率混亂,根本就只完成一半。

恩,應該要去睡了。頭腦太發散.....又是一個半夜亂想做事沒效率明天還要早起的時候。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