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大雨,是五月窗外最常看到的景色。

也許是季節交替,也許是不時傾盆大雨、不時綿綿細雨。

總讓心情特別動盪。五月的最後一天、很多想講的想寫得雖然還卡著,心情紀錄就想多少寫多少吧。

 

生活中的支柱,就是孩子。

唯一讓我感到心靈的平靜,就是抱著孩子的時候。

雖然在孩子面前一秒變成母夜叉大聲罵人的情況仍然屢見不鮮,但是清晨五點起床準備要上班時,

看著睡在你身邊,每一個軟綿綿的身軀、每個抱緊你、依偎你的孩子,都讓我覺得人生是充滿希望的。

我感恩我的孩子來到我的生命裡。

老貝殼農場

之一  泡水的手機、泡水的心情

幫雙胞胎女兒洗澡洗到他們不想出來,這是常有的事情。

我把孩子都洗好之後,就先出廁所給他們幾分鐘時間玩耍。

但是等我再開門進浴室的時候,整個大傻眼。因為調皮的奈奈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裝滿水,

包括衛生紙盒裡面,而我的手機也放在衛生紙盒子裡面一起泡水。

整包衛生紙泡爛、手機滴滴答答地從水裡撈起。

人生有許多的意外,總在你想不到的時候發生。

遇到事情,該怎麼樣處理,該怎麼樣面對? 其實都會有一套邏輯跟方法。

很多時候,並不是情緒怎麼樣就能處理。所以我常說,把情緒放一邊、把事情處理好。

延伸閱讀: 台北中山|民權西路捷運站鼎威手機維修

 

老貝殼農場

 

之二 天長地久

最近閱讀了龍應台的這本,寫給美君的信。很多時候,看得我心情很沉重、更多時候,看的鼻酸紅了眼眶。

看著照片,紅了眼眶。

想到了生活的某些事情,也紅了眼眶。

也許最近太多愁善感,也許最近的季節總讓人情緒波動,想起很多很多人很多事。

書裡面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

 

很多年以來,當被問到,「你的人生有沒有一件後悔的事」,我多半自以為豪情萬丈地回說,「沒有。決定就是承擔,不言悔。」

但是現在,如果你問我是否後悔過什麼,有的,美君,我有兩件事。
 
黃昏玉蘭

第一件事發生的時候,你在場。

陽台上的玉蘭初綻,細細的香氣隨風游進屋裡。他坐在沙發上。

他愛開車帶著你四處遊山玩水,可是不斷地出車禍。這一回為了閃躲,緊急煞車把坐在一旁的你撞斷了手臂。於是就有了這一幕:我們三人坐在那個黃昏的客廳裡,你的手臂包紮著白色紗布,淒慘地吊在胸前。你是人證,我是法官,面前坐著這個低著頭的八十歲小男孩,我伸手,說,「鑰匙給我。」

他順從地把鑰匙放在我手心,然後,把準備好的行車執照放在茶几上。

完全沒有抵抗。

我是個多麼明白事理又有決斷的女兒啊。他哪天撞死了人怎麼辦。交出鑰匙,以後想出去玩就叫計程車,兒女出錢。

後來才知道,我是個多麼自以為是、粗暴無知的下一代。你和他這一代人,一生由兩個經驗鑄成:戰爭的創傷和貧困的折磨。那倖存的,即使在平安靜好的歲月裡,多半還帶著不安全感和心靈深處幽微的傷口,對生活小心翼翼。一籃水果總是先吃爛的,吃到連好的也變成爛的;冰箱裡永遠存著捨不得丟棄的剩菜。我若是用心去設想一下你那一代人的情境,就應該知道,給他再多的錢,他也不可能願意讓計程車帶著你們去四處遊逛。他會斬釘截鐵地說,浪費。

從玉蘭花綻放的那一個黃昏開始,他基本上就不再出門。從鑰匙被沒收的那一個決斷的下午開始,他就直線下墜,疾速衰老,奔向死亡。

上一代不會傾吐,下一代無心體會,生命,就像黃昏最後的餘光,瞬間沒入黑暗。
 

 

 

兩個人的旅途意味著什麼?

自由。

如果我去探視他們,他們深深陷在既有的生活規律裡,腦子塞滿屬於他們的牽絆,再怎麼殷勤,我的到訪都是外來的介入,相處的每一個小時都是他們努力額外抽出的時間,再甜蜜也是負擔。

兩個人外出旅行,脫離了原有環境的框架,突然就出現了一個開闊的空間。這時的朝夕陪伴,並肩看向窗外,探索人生長河上流動的風光,不論長短,都是最醇厚的相處、最專心的對待。

 

 

 

之三 當下

當我們說出「當下」這兩個字時,它其實已經過去了。

人生有許多的選擇,在那個當下、我們做了選擇之後,就沒有權利後悔、只能想辦法去做。

冷的時候沒有穿夠衣服

開冷氣睡覺,但睡到一半發現太冷沒有起身把冷氣溫度調高。

於是,就感冒流鼻涕,然後連續好幾天的頭痛身體虛弱,

接下來全家都掛病號,一個接著一個輪流生病。

 

看了龍應台的天長地久,讓我更深刻感受到家庭的價值。

跟孩子的相處時間、跟父母的相處時間。

我知道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在每天忙碌的生活中,總會希望能留給他們一些最純粹的時候。

純粹的陪伴著他們。而通常,睡前就是那個跟孩子互動最密切的時候

我喜歡孩子圍繞我在身邊的時候,喜歡看著他們自己發明許多新的遊戲,也喜歡看他們唱歌跳舞表演

 

每個孩子都是寶、每一個孩子都有獨特的地方

 

 

 

 

 

 

 

 

 

我以為他們還在天真無邪的時候,五歲的孩子,每天都用我想不到的速度成長。

 

 

今天幫雙胞胎洗澡的時候,聽到孩子童言童語的對話,更讓我覺得一轉眼孩子又大了。

多多說: 妹妹都搶我的魔法棒,我在大安森林公園撿到的樹枝是魔法棒,妹妹都搶一直搶走。

奈奈:根本就沒有魔法棒,那是假的,

就像冰雪奇緣的ELSA,也都是假裝有魔法的,並不是真的有魔法的。

聽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

不禁讓我開始感嘆,孩子的童年過去得好快,

曾經這麼愛冰雪奇緣、曾經這麼相信的魔法和童話,結果現在會說都是假的。

 

你相信聖誕老人嗎?

奈奈說,聖誕老人都沒有送禮物給我。沒有聖誕老人啦....

 

 

爸爸媽媽檢討中

 

 

之四 微塵眾

難得的野餐,跟姊妹帶著孩子一起去公園玩。

周末的大安森林公園滿滿的人潮,我們看著天空上一下子出太陽、一下子飄雨

大家才鋪好的野餐墊,玩沒多久就要準備收起來。

看著孩子玩飛盤、吹泡泡、騎腳踏車的時候,

老蔡說,多多長的很像你小時候。

原本要回他,你又知道我小時候長甚麼樣子?

後來想想,當年我們認識的時候,才國中剛畢業、還真是我的小時候。

看著小孩們一起玩,就會覺得人生好像進入了另外一個不同的階段。我們都是這凡塵俗事的芸芸眾生,最近特別有感也想記錄一下心情。

金剛經一開始就說到:「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人,該如何安心呢?  

經云:「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不執著於六塵的境界,自然心就清淨。

買房子花的都是一樣的錢,只是想找一個讓孩子可以安心長大的住所,對我來講要花這些錢的數目一點也沒有改變,為什麼人會因為知道別人買多少錢而影響自己的心情有所起伏? 

不執著,不住一切法,心當安住於何處? 有時候,超脫並不是冷漠,不是冷冰冰,而是想讓自己脫離這個狀況,從更高的地方來看看這整件事情而已。很多時候,我會懶得想。遇到煩人的事情,我只想用棉被蓋住頭,放空。就想要保有一點自己的空間,不要去想,也許事情會有新的變化,對我而言放逐自己到一個真空的狀態,脫離現實也是一種自我療癒。

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即是「應生無所住心。」無住之心,即是無心,無心即是無念;

我的個性也許很縮頭烏龜,也許說我很冰冷,也許是很難說服我、講不聽也罷,在需要放空的時候,我的頭腦就會自動留白放空。無念則念念無雜念,念念淨念,淨念即是正念。

六祖惠能正是由於聞說《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開悟,總之,就先這樣吧。

晚安

 

 

    全站熱搜

    ELSA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